煮煞 第25章 易容两境界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
“嗯,美味!”秦雷放下手中的锅,打了个饱嗝之后,手抚摸着滚圆的肚子,一脸满足:“过瘾!舒服啊!”

“老头儿,你属猪的吧?”蓝天翔看了眼秦雷无比享受的样子,直摇头。

秦雷嘿嘿一笑:“小子,你咋知道老夫是属猪的呢?老夫又没有告诉过你!”

“我的眼睛又不瞎,我当然是看出来的了!你这么能吃,不属猪,那简直就没天理!”

闻言,秦雷方才反应过来,原来蓝天翔是在说他吃得多,是在取笑他。

不过,他不并不在意,根本不反击,直接就岔开了话题:“看在你救我出来的份上,我就不跟你计较了。小子,你快说说,你是怎么把老夫给救出来的?你自己一个人出去,竟然也不喊老夫,老夫还以为你小子自私自利一个人逃了,就把老夫给忘了呢!老夫当时那个气啊,直接就骂了你的祖宗八辈!”

“老家伙,你可真不是个东西!”蓝天翔一脸有气道:“本少爷费尽心思,才把你从地牢中整出来,结果,你竟然是个白眼狼!唉——本少爷真是眼瞎啊我!”

“小子,这你能怨老夫吗,谁让你出去的时候,连个招呼都不打呢?老夫等了好长时间,都不见你回来,所以才忍不住骂人的!”

“怨我吗?你睡得跟个死猪一样!把你叫起来,再跟你说少爷要出去了,那岂不是要浪费本少爷一大把时间?我才没那工夫呢!不是我出去之后,不想即刻回去救你!你知道本少爷出去之后,是什么样子吗?一大群人,本来在神鱼井那儿正祭祀祈福呢,我突然就从井里跳了出来,把他们给吓得啊,简直像见到了鬼一样。当时那场面,简直是混乱到了极点!我浑身上下都是伤口,一副鲜血淋淋的样子,再加上一头的白发,他们都像看妖怪一样的看着本少爷!你说,我造成那么大的轰动,大白天的,离官府就一墙之隔,我敢有别的举动吗?我只好找地方先躲起来,等到晚上再去救你了!”

“什么神鱼井?什么祭祀?”秦雷皱眉:“这都哪儿跟哪儿啊?”

“秘牢中的水潭与县衙外的一口水井相通,而本少爷是水神——吾哄吾诓你!本大神进去过的井,又有鱼,不叫神鱼井叫什么?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,你真是白活了几十年!祭祀什么?这么白痴的问题,就更没必要问了!三岁的孩子都知道,当然是在祭拜本大神,祈求本神赐福与他们了!”

“真会瞎胡扯!”秦雷冷哼一声道:“你是大神?有你这么不正经的大神吗?”

“老头儿,你太过分了哈!本神虽然脾气好,可是你也不要太放肆了!我不是大神,难道你是啊?我在秘牢中才多久,我就出来了!你呢?二十年都过去了,还不是依然被拴在巨石之上!”

“你是大神?哼哼,那你之前怎么会被扔到地牢中去了呢?”

“本神慈悲为怀,路径西州,我这掐指一算,嘿,竟然发现一头猪,被残忍地拴在了暗无天日的地下。于是,我就打算下去看看!所以,我就让鱼昌县的衙役帮了个小忙,把我送到秘牢瞧了瞧。结果嘛,就发现了你!”

“你个臭小子!少给老夫臭贫!就算你不去救我,老夫自己也能从水井中出来!”

“哼,就你?还是得了吧!就你这块头儿,你能从水井中出来?我问你,你是想出来左边,还出来右边呢?”

“什么意思?什么左边右边的?你把话说清楚!”

“呵呵,告诉你也无妨!从秘牢中的水潭,到水井下面的通道,是为本神量身定做的!哼哼,那是本神的专属通道,猪是过不去的!因为,那个通道的粗细,就跟碗口儿差不多大!你说,你能过得去吗?当然了,你要真想过去,也不是绝对不行,只要你把自己竖着切下来一半,就可以了!”

“唉——可恶啊真是可恶!”

“可恶什么?”

“可恶什么?可恶老天爷!”

“老天爷招你惹你了,你这么说他?”

“他不一视同仁,当然该骂!”

“何出此言?”

“你说,老夫被关了二十年,都没给老夫一条出去的路!可你还没进去,逃跑的路就为你造好了二十年!他这不是欺负人吗他?他不该骂吗?”

“当然不该!”

“为何?”

“我什么身份?你什么身份?”蓝天翔一脸冷笑道:“本少爷可是神!你呢,就一大懒猪!神与猪头能一样的待遇吗?神赐予人的是希望、是幸福!那是必须要去敬仰、去供奉的!猪给人的,只能是些肥肉、骨头和杂碎罢了,除了被宰杀当然还是被宰杀了!这就是命!嘿嘿……”

“你个小混蛋,不埋汰老夫,会死啊?你是神?我看你是神经病还差不多!”

“唉,朽木不可雕也!朽木不可雕也!”

“懒得理你!”秦雷长呼了一口气,随即道:“小子,你这易容术不错啊!”

“废话!”蓝天翔昂然道:“本大神的易容术敢称第二,谁敢说他的易容术是第一!?”

“嘿嘿,小子,你这就有点太目中无人了哈!不过,你的易容术确实还凑合,老夫要不是听过你的声音,刚才还真不敢确定是你!”

“哼,开玩笑!你个凡夫俗子,肉眼凡胎,也想看破本大神的真身?做你的白日做梦吧!”

“臭美臭美!夸你一句,你还真不知道你自己是谁了!就你这易容水平,也就一般般,知道吗?”

“一般般?”

“然!”

“你说谁比我的易容术还高?”

秦雷一拍自己的胸脯:“老夫!”

“你?哼哼,真是个笑话!”

“笑话!哼,小子,真正可笑的人是你,知道吗?”

“不知道!”

“不知道,老夫告诉你!”秦雷一脸认真道:“易容术有几个层次,你知道吗?”

“不知道!”

“我猜你也不知道!”

“你知道啊?”

“废话!不知道我会问你吗?”

“那有几个层次啊?”

秦雷二指一伸:“两个!”

“两个?”蓝天翔很好奇:“哪两个?”

“一,乔装打扮!二,本我!”

“本我怎么说?”

秦雷一指自己:“看老夫!明白没?”

“不明白!”

“你可真比猪都笨!”秦雷一脸得意道:“你的易容术,当然是处在乔装打扮这个最低级层次了!改换妆容,骗骗粗心与不熟悉你的人,还凑合!而老夫的易容水平,你这辈子是没希望达到了!因为老夫的易容术已然达到了易容的最高境界,那就是本我境!”

“少废话!什么是本我境?”

“本我本我,当然是本真的自己了!所谓本真的自己,就是不装,却能让天下人尽皆不识!”

“你达到了这个层次?”

“然!”秦雷很是得意道:“不是老夫跟你吹,老夫丝毫不用乔装打扮改换妆容,我就这样招摇过市,任谁也休想看出我是谁!”

“哼,老头儿,我只能跟你说仨字儿!”

“哪仨字儿?‘我服了’是吗?”

“错!”

“错?那是哪仨字儿呢?”

“真无耻!”

“我无耻?我怎么无耻了?”

“你若再在秘牢待上几十年,别说不用易容,就是你叫着喊着说你是秦雷,也没人信你!”

“为啥?”

“因为认识你的人都死尽了啊!后生之人,谁知道秦雷是个什么鸟啊?你算哪根葱?你说你是太上皇的贴身侍卫,谁信呐?你个老疯子!”

“有点道理哦!”秦雷嘿嘿一笑道:“所以说,老夫的易容术当世第一,谁也比不了嘛!小子,就你那易容的雕虫小技、微末功夫,以后,就不要再拿出来在老夫面前显摆了,知道吗?可笑!丢人!”

“呵呵,笑死本少爷了!老头儿,你敢这样上街吗?”

“有何不敢?”

“你只要敢在大街上一露头,我保证全国人民都会知道,天下出了你这么个怪物!用不了多久,整个地坤星,都可以把你的名字拿出来吓唬夜哭的幼儿了!”

“那也挺好啊!人人都怕我,那老夫岂不是可以来去随意、畅通无阻了吗?嘶——吃饭不用花钱,住店也可以免费!我这要被多少人羡慕嫉妒恨啊我!啊哈哈……”

“老头,你还没睡醒是吗?满嘴胡话!就你这副德行,你敢上街?你知道会是什么结果吗?你的下场,就是那过街的老鼠,人人追着你打!”蓝天翔冷笑道:“最后,我估计,你自己都认不出你是谁来,你爹娘来了都不行!”

“有那么夸张吗?”雷说一捋胡须,摆出一副悠闲自得的样子:“说不定,大家还就喜欢我这样的造型呢?”

“关于这个问题,没有必要争执,明天你上街上逛一圈,结果自然一目了然!对了,老头儿,我问你,我的头发是什么时候变白的?你为什么都不告诉我一声?”

“原来你不知道啊?”

“废话!我要知道,我还问你!别扯淡,快说!”

“大概是……你被扔进秘牢两个多月的时候吧!我也不清楚,你知道的,下面一直那么黑,也分不清个白天夜晚的!所以,我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时候!就是有一次老夫睡醒,你就已经是满头白发了,还吓了我一跳呢!不过,你当时就跟个傻子一样,根本不理我!所以,老夫也懒得理你!那你自己,是什么时候发现头发白了的呢?”

“两个月的时候?”蓝天翔想想了想到:“哦——难怪呢!那个时候,我正在跟自己打架呢!一人对一百!所以,其他的事情完全没注意!头发变白,估计是用脑太多、太累的缘故吧!要说我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头发变白的,那就好笑了!”

“怎么说?”

“因为我就是跳出水井的时候,才发现的。结果,被人当成了鬼!真是的!老头儿,你说说,有我这么英俊的鬼吗?竟然都那么怕我!你说,我有那么可怕吗?我的小心肝那个伤啊!血淋淋的伤!”蓝天翔一边说,一边比划,像是在演戏一样,搞笑极了。

“应该是没有吧?我没见过鬼!不过,就算你是最英俊的鬼,那又能怎样?还不一样吓死人!而老夫就不同了,老夫虽然长的不算英俊,可老夫好歹也不丑啊!最重要的是,老夫是人,不是鬼!所以,老夫走在大街上,不会像你那样,把人吓跑!嘿嘿……”

“老头儿,我劝你,明天还是不要上街的好!最好白天房门都不要出!你要是实在想出去的话,你就把这个黑色布条带上,遮住眼睛!否则,出现意外,你可不要埋怨我没提醒你!”蓝天翔说着,从袖中扯出一玄色的布条,递给了秦雷。

“要这玩意儿做啥?为何要把眼睛遮上?老夫不需要!”秦雷说着,把手中的布条,丢在了一边。

见此,蓝天翔也不解释,只是疾步走到远处,把烛火直接端到了秦雷眼前,二话不说,伸手就将黑色的灯罩给取了下来。

亮光刺眼,秦雷当即大叫:“啊——拿开!快拿开!眼睛刺痛!要瞎了!”

本书首发来自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

wap_17K
  • 下载17K客户端,《煮煞》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。
  • 17K客户端专享,签到即送VIP,免费读全站。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